最新消息

第一手消息,快速解读德扑圈

德扑圈俱乐部排名:用K3高牌在WSOP主赛多条街诈唬

发布日期:Nov 18, 2020

作者:官方;

来源:德州扑克弗兰克

浏览:29次

德州扑克,德扑圈俱乐部优质私局推荐,无伙牌、职牌、福利活动多多。捕鱼热线v:dpqgw888。作者:弗兰克,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Chris Brewer是近几年在常规局“崛起”的牌手之一,他第一次接触德州扑克的时候才19岁,还在读大学。那时候的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将来会在世界最高级别的常规桌上打牌。





大学时主修商科副修数学的Brewer,毕业后开始全职打牌。在今年的WSOP线上扑克系列赛期间,他多次拿到不错的名次。主赛事的最后一天,Brewer做出了一个漂亮的多条街诈唬,他用K高一路打到河牌圈,并成功拿下底池。

Brewer最近和扑克媒体Card Player讨论了这手牌,并逐回合讲述了他的思维过程。


翻前  

比赛还剩35名选手,盲注125000/250000,前注30000。
Kelly Wong(11223575筹码)在按钮位置用A♣K♦加注到500000。Chris Brewer(2875152筹码)在大盲位置用K♣3♦跟注。

记者:你是剩余35名选手中筹码最少的人之一。中筹码选手Kelly Wong用AK率先加注,你在一张七人桌用K3最小加注(min-raise)来防守。以你的码量,这个防守还算是挺标准的吧?

Chris Brewer:是的。短码的时候,你的手牌范围是要超级松的,更别说是拿到有机会中顶对的牌了。你当然不希望碰到Kelly Wong这手牌 ,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如果你的码量少于15个盲注,翻牌中K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KX肯定是不能弃牌的。

翻牌圈  


翻牌是Q♣6♦5♥,Brewer过牌,Wong随后过牌。  

记者:翻牌是Q高,你过牌。这个时候你一开始的计划是什么?

Chris Brewer:我原本的计划是过牌-弃牌。面对这样的翻牌,我没有理由再继续打下去。所以我原本是打算就是过牌,如果她下注了,我就弃牌。

记者:但她也过牌了,这是否促使你考虑改变计划继续打下去?

Chris Brewer:是的,现在我有可能赢得这个底池了,具体取决于转牌是什么。另外,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按钮位不会做很多过牌,所以如果他们真过牌的话,多半是因为手上的牌是真的一定要过牌。他们当然也可能有顶暗三,但我觉得大概率是口袋J或者AK,或者其他类似的牌。要么他们手里的牌太强了,因为阻断了对手有好牌的可能性,所以很难拿到价值,要么他们只想打到摊牌。

转牌圈  

转牌圈发出一张T♠(T代表10)。Brewer往1335000的底池下注690550,Wong跟注。  


记者:现在是一个Q-6-5-10的纯彩虹面,而且你在不利位置。你下注略多于半个底池。这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Chris Brewer:我其实没特别的想法,最终就想着进攻吧。不过在这一手牌,这个打法还挺合理的,如果河牌是9或者J,我可以好好诈唬一番。而且我还有高牌Q,如果她真是在用顶对随后过牌的话,我还是有胜率的。
 
另外,这手牌其实面对下注,多半是要弃牌的,但是在这种牌面,弃牌并不容易。如果你用J9下注,对手全下的话,那会很恶心。你要怎么办呢?你的范围里要有一些有胜率的诈唬牌,在我这手牌中,理论上我是有机会中K的,但如果对方全下,我也可以弃牌,不会太难过。

记者: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牌是J9,现在听两头顺,你不会这样打?

Chris Brewer:是的。当你筹码这么浅的情况下,这会有很大的问题。你最好还是用J9过牌-跟注,去看河牌。下注然后弃牌就太灾难了,下注然后跟注也挺灾难的,所以在这种时候,你要选择一些胜率更低的牌来诈唬。

河牌圈  

河牌是6♣。最终使公共牌面出现了对子,Brewer往2716100筹码的底池全压1654602筹码。Wong弃牌,Brewer用差牌拿下底池,在不摊牌情况下使筹码量增长了47%。  




记者:你先在转牌下注然后在河牌全下,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策?

Chris Brewer:这个时候,我手里没有A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想让对手弃掉的每一手牌都有A。也许我还能让她弃掉口袋J?但我觉得这不大可能,估计她还是会用这手牌跟注。但如果她是AK或者AJ的话,很多时候她都会弃牌。
 
我想,我还有可能让她弃掉一些没提高的中对。牌面是Q-6-5,对吧?所以她可能会弃掉A5之类的牌。我的牌绝对赢不了摊牌,所以只要能让她弃牌就是好事。所以,不管是什么不成对的牌,如果她弃牌了,那就很棒。

记者:ICM(独立筹码模型)有没有影响你的决策?还是说,因为你基本上是筹码最少的人了,所以你在评估决策时,只考虑筹码胜率?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反而不在乎拿到更高的奖金了,而是想要累积筹码?

Chris Brewer:某种程度上说,确实是这样的。我肯定是担心过筹码胜率的,因为只要我还在锦标赛里,我就有筹码胜率,而出局了就是0。但是我认为,在主赛事中,大家在这个时候不会做很多诈唬,所以我认为我的诈唬成功率是很高的。




这其实和ICM没什么关系了,我只是根据实际情况,根据大家的玩法做出的决定。我见过有些人做出很离谱的弃牌,就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主赛事,他们觉得没有人会用所有的筹码来诈唬。

记者:大家可能不大想承认这一点,但这确实是一场很大的赛事,参加的比赛人又多,买入金又高,奖金又高。在锦标赛后期,玩家对于风险的心理承受能力受影响也是可以理解的。

Chris Brewer:我认为,那些总是打豪客赛的玩家是有优势。如果平时如果打惯了买入$25K的比赛,然后在买入$1,000到$5,000的赛事打到后期,这个时候你可能会想,“好吧,下次我还会再打到这个名次的。”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唯一一次参加这么高额的比赛,他们不想犯任何错误。